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补天道 三八六 峰回路转,一转再转

发布时间:2019-09-26 01:09:51

补天道 三八六 峰回路转,一转再转

竟然是滕重立倒了下去,而不是齐跃,连孟帅也颇为吃惊。

但他紧接着想起自己的处境,连忙跟着滕重立一起倒下,好在滕重立只是吐血倒地,没有什么其他症状,要真有什么高难度的动作,孟帅还真模仿不来

齐跃等到滕重立完全倒下,才哈哈大笑,道:“二哥,这真是轻而易举。

那青年面上露出笑容,道:“你于的不错。直接把这小子放倒了,其实不必我出面,你自己也能把他解决。”

齐跃笑道:“没有二哥在后面做后盾,我哪敢放手去做?一切还是二哥的功劳。”

那青年满意的diǎndiǎn头。

滕重立惊怒道:“竟然是你……你……我还以为是他”説着转头看向一起倒地的孟帅。

齐跃道:“你以为这小子要害你,是不是?嘿嘿嘿,亏你也有警惕性,可以该疑心的不疑心,不该疑心的瞎疑心。亏了你还特意去杀他,弄得他差diǎn和你翻脸。话説回来,要是你们真杀起来,弄个两败俱伤,我还真省了好多心。

他用脚踢了踢孟帅,孟帅忍着不动,就听齐跃洋洋得意的道:“这小子,也就是个路过的倒霉鬼。本来没他什么事,但既然是一路人,又看见你我在一起,我怎能放他离开?当然是把他拽过来看着,不过是到时多费一diǎn药粉。倒是你把苗头对准他,我可没想到,还真只能怪你自己愚蠢。”

滕重立对他怒目而视,道:“我也一直防备你,还是中了你的道。”

齐跃道:“是啊,你一路上都防备我。从不吃别人的东西,吃diǎn热饭还要吃最不容易下药的白粥,还亲自打水,不让我插手。可是这样就能难住我了么?晚上我早就在锅里下过药了,任你奸似鬼,还不是吃我的洗脚水。”

滕重立道:“我只是没有专门防备你罢了。毕竟你我好几年的老相识,我一直信得过你,没想到你竟然害我。”

齐跃脸色抽搐一下,道:“少特么套近乎,谁跟你是老相识,你又何曾信得过我?在同路之前,你多看过我一眼么?路上你把我当仆役,呼来喝去,若不是为了大计,我早把你捅个透心凉,什么东西。二哥——”他伸手一指,指着滕重立的鼻子,道,“赶紧把他杀了,咱们好走路。”

那二哥眼睛一眯,道:“我去杀了他?他都不能动弹了。谁杀他还不是一样?你离得近,手起刀落就把他杀了吧。”

齐跃道:“二哥下刀更于净些,我……我没杀过人。”

滕重立冷笑道:“你们试试,谁杀了我,都要小心滕家和鲍姓的双重追杀,只要还留在百鸣山,就一定难逃法。”

孟帅心道:我説他们推三阻四,原来也是不想承担罪名。

齐跃道:“二哥,滕重立身上只有一个铭牌,只能提供一个入门名额。咱们俩谁占了这个名额,谁就去杀人,你看怎么样?”

那二哥diǎn了diǎn头,道:“这倒是一个方法,看来你是肯定愿意把名额让给我了?”

齐跃道:“二哥年纪大过我

补天道  三八六 峰回路转,一转再转

,又肯提携,已经是我的福气。我哪敢多求?

那二哥diǎn头道:“也罢。滕家又怎么样?也没长着顺风耳千里眼,你死在隐人峡里,谁能知道?”説着一步步走到滕重立面前,长剑举起。

滕重立一直是一脸失望痛苦的神色,在那二哥翻身起来的时候,突然张口道:“你敢——”

敢字一出口,他嘴里喷出一道乌光,直扑那二哥面门。那二哥正要落剑,哪里想得到这一出,被迎面打上,霎时间脸上笼了一层黑气,双眼翻白,向后就倒。

眨眼之间,地覆天翻,齐跃呆住了,倒退几步。就见滕重立翻身站起,擦去口中血迹,道:“小子,你过来啊。”

齐跃惊道:“你……你没中毒?”

滕重立道:“你説呢?你以为自己有多高明呢?小畜生,想要蒙你滕爷爷,再去练二十年吧。对了,二十年之后你又是一条好汉,到时候尽可以来找我

齐跃哭丧着脸道:“不要杀我——不对”他突然想到,虽然滕重立没中毒,但他也只是一个人,自己这边也是一个人,一对一,自己未必就输,何况

刷的一声,齐跃拔出刀来,狞笑道:“既然被你看破,那没办法了,咱们拼个你死我活……”突然噗地一声,一口鲜血如利箭一样喷出,人也软软的倒了下去。

滕重立冷笑道:“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会下毒么?我都看出你的鬼把戏了,连一手准备都没有?你真把我当白痴了?还是你本来就是白痴,想不到比你聪明的人会怎么做?”

齐跃却不似滕重立装的那样只吐一口血,而是不住的大口吐出鲜血,神态一diǎndiǎn萎靡下去,看得出整个人的生命精力都在流逝,像这样的状态,恐怕不是装出来的,他目光渐渐涣散,喃喃道:“我看错了你……”一面説,一面伸手向往怀中掏,但四肢已经无力,手臂一阵颤抖,无力的垂了下来。

滕重立冷冷道:“你当然看错了我,你能想象有二十多个同辈兄弟竞争,我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吗?倒是你,我从来没看错过你,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还跟我一起走?那居心叵测写在脸上了吧?想要我的铭牌——呵呵呵,你知道我的名牌是踩下多少人换来的么?就凭你也配?”説着上前一脚,踩在齐跃脸上。

齐跃吐了口鲜血,身子抽搐了一下,再也不动弹了。

滕重立取出刀来,往齐跃脖子上插了一刀,一插到底,拔出刀来鲜血四溅,冷冷道:“这样你还能假装,那就算我输了。”

笑了一阵,他转头冷笑道:“起来吧,别特么装了,不累么?”

孟帅爬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土,道:“躺在地上而已,也谈不上累不累。”他是很佩服滕重立深藏不露的,因此也没奇怪他看穿了自己。滕重立自己中毒是假的,他中毒能是真的么?除非他有本事像齐跃那样大口吐血,吐死为止,那还得小心滕重立再给自己补一刀呢。

滕重立见孟帅果然好端端爬起来,目光一沉,道:“果然是个厉害角色。你果然没喝粥,是防备我呢,还是防备齐跃?”

孟帅道:“都防备,出门在外,哪能没有防人之心?”

滕重立哼道:“果然如此。你防备我是因为我出手杀你,防备齐跃是为什么?看出什么破绽了么?”

孟帅道:“也不算破绽吧。我只是觉得他知道你身上有一枚价值万金,不记名的铭牌很奇怪。一般这种宝物都是藏得最隐秘的,就算是傻子也不可能跟同路人説吧。你虽然当时看起来傻了diǎn,但不像是多嘴的人。”

滕重立道:“説的有道理,不过你确实很敏锐,一开始就现了要杀你的人是我,所以才试探齐跃的,是不是?你怎么现的?”

孟帅道:“这有什么现不现的?夜深人静突遭袭击,怀疑一下身边人不是很正常的么?那时候齐跃就在我后面説话,肯定不是他,那当然是你最值得怀疑。何况回去之后你还在火边睡觉,这不是笑话么?谁能睡得着?”

滕重立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道:“是么?”

孟帅心中突然一凛,觉得自己似有什么破绽被他抓住了,但仔细回忆,又难以抓住,便直接问道:“我倒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滕重立冷冷道:“我怀疑你是齐跃找来害我的帮手。”

孟帅皱眉道:“你连齐跃都留着不杀,为什么先来杀我?”

滕重立道:“齐跃算什么东西?我早有招数对付他,只是你是个意外,我一时看不透。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节外生枝。既然是不安定因素,就要早早的掐灭。”

孟帅道:“原来如此,后来你又改变策略,改为安抚了么?”

滕重立道:“因为我现你不是齐跃的人。你要是齐跃的人,现是我要杀你,早就心照不宣,不提这件事了,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齐跃。看来你也算半个无辜。就算你也心怀不轨,我也不愿意尘埃未定之前两面出击,分散了注意,因此先招揽你一番,至少叫你别站到齐跃那边去。”

孟帅道:“原来你还是真心招揽啊?这招揽手段可真是够瞧的。”

滕重立道:“我是真心招揽,提出的加码也不低了吧?若是把这个价钱给齐跃,説不定他都能反水。我本是看重你,可惜你不识抬举。”

孟帅道:“识抬举的意思就是吃下你的丹药,一辈子受你辖制?”

滕重立道:“试探罢了。那丹药是我的下毒的解药,你要是对我归心,便可保住性命,不然连你一起毒死,只能怪你自己不好。”

孟帅哈哈一笑,道:“试探?你果然是好大的脸。试探我,你凭什么?还真当你是皇帝老子,给个甜枣别人就要谢主隆恩?就算你是皇帝老子又怎么样,皇帝我也不是没杀过。”

滕重立脸色黑,道:“当时你要是吃了我的丹药,现在我自然当你是自己人。可你不识抬举,那就只好留在隐人峡了。”

孟帅道:“随你便。不过我有一件事要提醒你。”

滕重立道:“缓兵之计?”

孟帅不理他,道:“还记得齐跃死之前,想要往怀里掏东西么?”

滕重立不屑道:“无非有什么底牌,人都死了,手段再多有什么用?”

孟帅道:“是什么手段都不要紧,可别是报讯的装置。”

滕重立脸色一变,道:“你是説——”

就听有人哈哈大笑,道:“有趣,好久没见到两个这么伶俐的小鬼了,这一趟是来对了。”

笑声中,一人大摇大摆从白雾中走了出来。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挂号费多少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要挂号费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有网上挂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线挂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好挂号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