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符道巅峰 第六百六十二章 送你一程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9:47

符道巅峰 第六百六十二章 送你一程

双塔城,石家府邸灯火通明,吴家老祖前來做客,自然免不了要设宴招待一番,

等到宴席散去,吴家老祖回到客房,脸上的笑容也随之突兀消失,

因为,在那宴席之上他已经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尤其是二长老石战天的脸色,即便是在如此热闹的场面下,笑容都是有些勉强,

“已经被察觉到了么,”

心底冷冷一笑,吴浩然随手拿起茶杯咂了一口:“被察觉出來也好,这样就不用在藏着掖着,”

“爷爷,您真的要这么做,”

早已在屋里恭候多时的吴雅儿,见他如此,不由得柳眉一簇,显得有些不太高兴,

能够从风云贪图中活着出來,多亏了石飞羽出手相救,

好不容易恢复神智,吴雅儿尚且沒有调养过來,就被吴家老祖叫去,听到了一个令她震惊的秘密,

而这个秘密必须由她前往双塔城石家打探清楚,可吴雅儿心里千百个不愿意,但拗不过吴家老祖以家族兴衰相迫,最后只能含泪答应,

今天在那客厅中的一跪,实则由心而生,她从心里不愿意去做那恩将仇报之事,

可吴家老祖一语双关,也打消了她最后的念头,

原本吴雅儿已经做好准备,等到万不得已自己就去偷偷找那石飞羽,让他赶快离开,

可沒想到石飞羽竟然能够率先察觉,从他在宴席上的表现判断,显然是已经知道事情有多么严重,

“你懂什么,只要有了那两件东西,何愁吴家不能权倾商丘,”

吴浩然对自己这个孙女的态度,显得有些不满,冷哼一声,将那茶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

随着他的手掌挪开,陶瓷烧制的茶杯顿时化为齑粉散落在了桌面之上,

看着那一幕,吴雅儿心神一颤,随之强辩道:“您又不是符师,要來能做什么,”

“老夫虽然并非符师,但你别忘了那可是十大神符,”

吴浩然白眉一抖,抬眼看着他

符道巅峰  第六百六十二章 送你一程

,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冰冷,

心知自己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吴雅儿不由得将头偏向窗外,望着半空中的一轮明月怔怔出神,

片刻后,终是一叹,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希望吴家族人不会受到牵连吧,”

“这件事情无需你來提醒,现在就等那小子自己从世人眼前消失了啊,”

摇头一笑,吴浩然心中早已有所考虑,如果自己大张旗鼓的夺取那两件东西,必然会引來一些强者觊觎,而且最让他担心的是风老,

若是风老知道他此次前來,赔礼道歉是假,夺取两大神符是真,那么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但老谋深算的吴浩然,又怎会让人轻易抓到把柄,

这次他之所以摆出这么大的排场,就是为了做给风老去看,

而他将自己孙女吴雅儿带來,借口小住石家,却是想让吴雅儿打探两大神符是否在石飞羽的身上,

一旦消息得到证实,那么他便会伺机而动,

只是他也未曾料到石飞羽会这么快就有所察觉,

虽然已被察觉,但这对吴浩然的计划來说沒有任何影响,相反还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石飞羽察觉到他是为了那两大神符而來,必然会选择保全族人独自离开,到时候吴浩然再暗中尾随,趁机夺取,便会神不知鬼不觉,

整个计划如今都在掌握之中,吴浩然甚至已经看到自己拥有那两大神符之后的景象,

至于石飞羽背后的那个神秘人,吴浩然这段时间早已打探清楚,

在其看來,石飞羽根本就沒有什么强大背景,也沒有什么厉害人物在背后坐镇,

而风老之所以如此袒护,恐怕也是早已知道那两大神符就在他的身上,想要独吞罢了,

如果吴浩然知道风老并非因此才去袒护石飞羽,恐怕会为之后悔不跌,

不过现在的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敢在商雨城其他势力反应过來之前,尽快将石飞羽身上的两大神符弄到手,

在其心里抱着这样的打算之时,位于石家大宅后院的一间密室中,石飞羽也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小子,真有办法让你家爷爷恢复原身,”

盘坐于密室中央,仅有拇指高的沧澜海,在听到突如其來的消息后,竟是满脸不可置信,

石飞羽打算离开,却也不能就这么走,

在他离开之前,还得替家族留下一位能够坐镇之人,

而这个人选除了沧澜海别无其它,

沒有废话,在听到质疑后,石飞羽手臂轻轻一挥,面前空间立即重重叠叠扭曲起來,其内有着阵阵轰鸣传出,仿佛随时都会塌陷,

在这片宛如荡漾着水纹般的空间之中,一道符咒分影缓缓成形,

当沧澜海看见这道符咒之后,顿时惊的双目圆睁,随之低吼道:“封……封印神符怎么在你手里,”

“这个你无需知道,只管答应我留在石家三年,我便会替你解开封印,”

挥手散去封印神符形成的光影,石飞羽冷冷的道,

“你家爷爷只是随口一问,莫生气,莫生气,别说三年,就算三十年也成,”

任谁都不想保持现在这副模样,沧澜海见他言语冰冷,便立即换上一副笑脸,迫不及待的催促起來,

这个老家伙的一缕本命神魂还捏在灰子手里,倒也不怕他反悔,

在他腆着老脸嘿嘿而笑时,石飞羽的手指就以猛然点在了他身上,

随着这一指点出,沧澜海当即如同触电般浑身剧颤,不久,便是有着一道光影在他体内浮现出來,随即轰然崩裂,

当这道光影崩裂之后,沧澜海顿时感觉到天旋地转,等反应过來,自己已然恢复正常,

望着站在对面,跟自己相差无几的石飞羽,沧澜海似是有些不太相信,

目光环视中,发现密室里的一些壁画也比先前看到的小了许多,这才确定已经恢复,

被封印万年,此刻终于得到解脱,沧澜海心中有着一股难以遏制的冲动,想要仰天狂啸,

但他眉头随后却皱了起來,尤其是看向石飞羽的目光,更是闪烁不休,

片刻后,沧澜海沒有发现少年脸上有着丝毫惧意,不由得摇了摇头,道:“小家伙,你就不怕我趁机夺走封印神符,”

现在密室里只有他们二人,若是真要动手,沧澜海相信自己有着八成机会将其一招毙命,

“你可以试试,”

对此,石飞羽却显得异常平静,掌握着他本命神魂的灵猴虽然不在身边,但在其身上还藏着一个更加恐怖的存在,

如果沧澜海真的起了歹心,无需灵猴动手,那位就可以瞬间让其形神俱灭,

“嘿,老夫才不会上你的当,”

似是有所忌惮,沧澜海悻悻的笑了一声,随之从怀里摸出一只玉瓶随手扔向他:“这是万毒噬心丹的解药,原本等你开口來求,我才会将它拿出,现在看來已经沒有必要,”

“万毒噬心丹……”

听闻此言,石飞羽心神略感恍惚,

自从炼化封印神符之后,他早已将体内毒素强行封印,倒也不至于在期限临近毙命,

不过体内留着那万毒噬心丹的剧毒,迟早都会成为隐患,如今解药入手,倒也不用在为此担心,

“多谢,”

点头将解药服下,石飞羽便盘膝而坐,开始驱散体内万毒噬心丹的剧毒,

而沧澜海则嘿嘿一笑,晃着身子向外走去,等到密室之门轰然关闭,则听到外面传來一阵无法压制的癫狂大笑,

摇了摇头,沒有理会这个老家伙的发疯,石飞羽收敛心神,半个时辰后才将体内残毒逼尽,

随着一股黑烟从其鼻孔喷出,他的双目也缓缓睁开,随之低声自语道:“也该走了啊,”

略带不舍的叹息声响起,只见他暮然起身,随即推开密室之门,向着那魂玉楼掠去,

这座三层小楼,乃是石家供奉族谱之地,其内有着一方水池,池中浸泡着一颗脑袋大小的黑玉之灵,

以石飞羽目前的地位,想要进入这兼备森严的魂玉楼,自然不会有人出面阻挠,

推开一楼大门,当他來到那水池旁,抓起黑玉之灵,将一滴鲜血从指尖逼出,低落在光滑的黑玉之灵表面,

原本漆黑如墨的玉石,竟神奇般的闪烁起了点点星光,

在黑玉之灵表面的星光闪烁中,石飞羽很快便找到了代表着自己身份的那一道光点,随即将手指轻轻压了上去,

当他手指压在这道光点上的一刻,整座魂玉楼突然一震,

紧接着,在那楼内便凭空出现了一副光影地图,

而在那地图之上,同时有着一大一小两道光斑轻轻闪烁,

稍大的光斑自然是黑玉之灵,而那偏小的则是他留给梦雨的玉佩,

目光顺着那模糊不清的地图上扫了一眼,石飞羽随之便确定了梦雨此刻所在的方位,不由得低声自语道:“怎么会在那里,”

随着自语声响起,宛如光影投射而成的地图也立即消散,

将黑玉之灵重新放回水池之中,石飞羽便退了出來,

不过当他转身的一刻,却是看到二长老石战天守在门外,似是正在等他,

“要动身了,”

“嗯,”

“这里是吴家此次送來的一些疗伤丹药,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多谢,”

将丹药收下,石飞羽深深的看了对面老人一眼,随即口中呼啸一声腾空而去,

而在他腾空的一刻,位于客房内,早已等候多时的吴浩然也立即站了起來,嘴角噙着一抹森然笑容:“终于忍不住了么,这样也好,就让老夫去送你一程……”

河北治疗龟头炎方法
河北治疗龟头炎费用
河北治疗龟头炎医院
河北治疗男科方法
河北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