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22岁大学生来莞寻梦客死他乡

发布时间:2019-07-12 23:06:56

22岁大学生来莞寻梦客死他乡

郭德江的住院单据 10月31日晚上10时58分,郭德江22岁的生命在此刻戛然而止。  昨日下午,郭德江的亲人从福建老家赶到东莞,看他最后一眼,把他送到了殡仪馆火化。  他的死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得让人有些无法接受;他的死留下了太多疑问,多得让人无法解释。  如果您知道郭德江死亡的内情,请您拨打本报或110,解开郭德江家人心中的疑团。  疑点1  儿子工作后还找家里要钱  上应聘、面试、月薪2000元、上班两个月了还找家里要了5000元、国庆节给家里邮寄了一块手表  郭德江,是福建仙游人,去年毕业于江西一家高校的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  “哥哥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所以就一直呆在家里面。”郭德江的妹妹郭德钦说,直到今年春节过后,正在上的哥哥突然显得非常兴奋,“当时他很激动地对妈妈说,他通过上应聘、面试,被东莞一家动力机械公司录用了,试用期三个月,第一个月1500元,第二个月2000元。”  郭德钦回忆,这么好的工资待遇,让一家人都很高兴。“当时妈妈给了哥哥2000元钱,并亲自将他送上了前往东莞的车,一路上还叮嘱他要小心。”郭德钦说,郭德江当时也信誓旦旦地表示,第一个月发工资,就把钱寄回家。没想到这却成了郭德江与家人的最后永别。  但让人意外的是,“高薪”的郭德江,并没有寄钱回家。  “两个月之后,他还向妈妈要了5000元钱,说是要买电脑。”郭德钦说,国庆前夕,哥哥曾给家里寄了一块手表,说是国庆节厂里扣了几百块钱,以手表作为补贴。“当时我们家人就怀疑,哥哥是不是被骗传销了。”  如今,郭德江无法告诉我们答案了。  疑点2  送儿子来医院的人是谁  三个男子将他送往医院,其中一人自称“杨勇”是他朋友,还留下了号,可是却一直无法接通  10月28日上午9时40分许,三名行色匆匆的男子,拖着一名身材单薄的年轻人,来到了市中医院。  这名年轻人便是郭德江。当时他“脸色发白,说话都几乎听不到声音。”目击者张先生说,“不过当时他的朋友,似乎不想让他入院治疗。”  据市中医院ICU的李医生介绍,郭德江在27日晚,便开始上腹部疼痛,恶心呕吐、头晕。“通过检测发现他血的PH值已经降到6.7了(标准值是7.35),腹部还有大量的积水。”李医生说,郭德江的病情恶化速度非常之快,11时许便转到了重症监护室,加强监护和治疗。  但遗憾的是,年轻的郭德江还是“相继出现消化道大出血、凝血功能障碍、严重心衰等多器官功能衰竭,抢救无效而死亡。”郭德江的生命永远地定格在了10月30日晚上10时58分。  郭德江死后,在他们的班级群里,同学们称“这突然得无法想象。”  昨天下午,郭德江的亲人将其送往了火葬场。  “孩子到底在东莞做什么呢?”昨天下午,市中医院门口,郭德江的伯父陈玉金蹲下身子,收拾着侄儿留给他们的遗物——一大堆病历、用药记录和41027.26元的住院发票。“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呀!”  ICU的李医生表示,当时三名男子其中一位叫“杨勇”的说,28日早上,是郭德江打请他过来,送他到医院的。  而今,三名男子无任何音讯,他们留下的,也一直无法接通。  陈玉金说,这么早将孩子送去火化也实属无奈,“住了三天医院用了4万多元,加上在外面买的药都有五六万了,都是借的。”  对于郭德江的死,他的叔叔和妹妹永远也无法解开心中的疑惑 赵宏杰 摄  疑点3  儿子在东莞做什么工作   虚假的工作单位、子虚乌有的住址、27日晚报平安的、谁又能揭开郭家人心中的疑团  郭德江曾向家里寄过一块手表,地址是东城东兴路的一处居所,但经警方调查,这一地址并不存在。没有在应聘单位工作,住所又子虚乌有,郭德江到底在东莞做什么?住在那里呢?  昨日调查得知,郭德江上应聘的那家动力机械公司中,并无任何信息。“我们厂没这个人,但不排除传销组织或他人打我们的旗号,因为这样的事情,之前就发生过。”  他的家人不停地叹气摇头。“现在想把他的骨灰送回家,都不可能了,钱花光了,连路费都没了。”  曾经,郭德江作为家里唯一的大学生,是家族的骄傲。来莞寻梦,家人也对他寄予厚望。而今他突然离世,也给家人带来了巨额债务。  “就在27日晚他还给家里打报平安呢!”伯父陈玉金哭着说,“怎么就这么快呢?孩子已经不在了,我们没想过追究谁的,但这三名男子既然送德江到医院,就肯定是他的朋友,因此我们希望这三个人可以站出来,给我们一个说法。”  如果您知道郭德江死亡的内情,或是目击了整个事件的经过,请您拨打本报或110,解开郭德江家人心中的疑团。访问 返回东莞本地宝首页>>

小程序微商城多少钱
公众号如何开微店
怎么注册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