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瑟瑟发抖的异世界 第三章 白安凡很烦恼_1

发布时间:2020-01-17 23:21:30

瑟瑟发抖的异世界 第三章 白安凡很烦恼

张宗铭家的厨房不算大,更算不上豪华,可厨具却是相当齐备的。

“这些厨具倒是和我之前的世界没多大差别。”

久违的走进厨房,白安凡先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感觉自己浑身的毛孔都舒展了开来,仿佛是重获新生般,说不出的舒坦。

“老伙计,真是好久没用过你了呢。”

白安凡熟练的将一块肉放上案板,拿起一把菜刀,脸上满是追忆的神色。

此时的张宗铭也已经走进了厨房,看着白安凡现在的模样,不由得一愣。

此时的白安凡突然变了个人,再不复之前的散漫。

只见白安凡用手轻抚过刀身,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周身的气势不断攀升,仿佛已经与手中的菜刀合为了一体。

“难……难道他,已经到了那人刀合一的境界?传说中的厨师,菜刀人!?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张宗铭咽了口唾沫,目不转睛的盯着白安凡,一脸期待的等着他开始表演。

白安凡动了,只见他手中的菜刀化为一道道残影,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落在案板上的那坨肉上。

看着那前所未见的切菜技巧,张宗铭一时间懵了。

下一刻,只听得刚回过神来,还不大清醒的张宗铭喃喃自语道:“这……这都切的是些什么鬼!我从未见过如此华而不实的刀法!”

“哎呀我去,大哥求求你快住手啊,我这可是在达坎道肉铺上排了半个时辰才买到的上好腱子肉!别这么糟蹋啦!”

听见背后张宗铭的哭喊声,白安凡有些尴尬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念念不舍的放下菜刀。

一脸悲怆的张宗铭捧起那坨已经被白安凡切得乱七八糟的肉,有些欲哭无泪:“白兄弟啊,你不会切肉可以让我帮忙呀,这么好的肉,现在做肉丝吃都有些勉强了……”

“抱歉啊,我太久没切过东西了,有点手生。”

白安凡之前因为进入了做菜忘我的状态,一时间忘了这是别人家,现在停下来之后,从小被教导要节约粮食的白安凡确实有些过意不去。

“唉。”

白安凡一声轻叹,他自己也不想这样啊!但奈何自己的力量每一瞬间都在不断增长,控制菜刀这种精细活儿,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艰难,况且这么久没做过菜了,一时间更是适应不过来。

“真是太烦了,好羡慕普通人,没有这种破力量不断增长的毛病,害得我连切个肉都没办法切好。不过是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克服一切困难,成为世界第一的厨师!没有什么能让我再放弃!”

这个时候他婆婆若是还活着,一定会劝他赶快放弃,因为,白安凡这点小毛病跟他其他问题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

“白兄弟啊,还是我来做饭吧,你帮我打下手。”

“啪啪啪。”

“你鼓掌干什么呀?”

“不是你叫我打下手的吗?”

“抱歉忘了你是外地人,我的意思是让你给我帮帮忙就好了。”

“没问题!”

“等等!你是准备往这个菜里加什么玩意儿!?”

……

没错,白安凡平时挺正常一个人,可是一旦接触任何与烹饪有关的东西,就会变得相当“奇怪”起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或许比他拥有的力量更令人胆寒。

半个时辰之后,张宗铭用手拭去了脑门上的汗渍,满意的看着一桌子佳肴,成就感油然而生,心道自己总算没有白忙活一场。

张宗铭认为自己作为一名优秀的男人,最美妙的时刻就应该是在自己辛苦做完一桌美味之后,斟上一杯小酒,然后将自己亲手做出来的美味放入口中慢慢品尝……尝……个头!

“这菜里有毒啊!呕!”

“额,这道菜我加了点你家里那个看起来很好吃的正方形香料。”

“那不是香料是调和剂啊!算了,我吃别的菜。咦?这道菜为什么会散发出这么奇怪的气味,先尝尝再说。”

……

是的,一桌子看起来平凡无奇的菜肴,每一道都被白安凡悄悄动了手脚,并且因为他的厨艺天负,它们几乎都达到了特殊意义上的“完美”。

就这样,张宗铭经历了此生最痛苦的一顿饭,而这极具历史意义的一顿饭将在未来被载入史册。因为这顿饭标志着,在这一天,这个世界的厨艺界迎来了一位毁灭性灾难级的厨师,白安凡。

张宗铭这一顿饭,根本就没有享受到美食。他此刻正含泪将那些根本不能吃了的剩菜,纷纷倒入垃圾桶里。

这一顿饭耗光了他家所有的存粮,所以此刻他正估计着达坎道家肉铺下午开门的时间,准备休息下去采购点食材。

就在这时,一只体型娇小的小白狗嗅着食物的味道,不知是从哪个小洞钻进了张宗铭家的院子里,来到垃圾桶旁,眼巴巴的看着张宗铭。

“不行,不能给你吃,这会害死你的!”

看着那可怜巴巴的小狗,张宗铭硬起心肠呵斥着,因为他不想害它。

可是那可爱的小狗又不懂人话,眼看着张宗铭不给它投食,它只得自己翻起垃圾桶来。

“不!别吃!”

张宗铭因为端着盘子双手不得空,没有第一时间阻止那只狗狗,而当他放下手中的盘子之后,再试图去阻止那只小狗时却晚了一步。

一口吃下张宗铭倒入垃圾桶的食物,小狗咀嚼了两下,将其吞入腹中,并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

“呼,我都忘了,狗是没有味觉的,还好还好。”

张宗铭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试图让自己平复下来。

而下一刻,嘴里含着第二口食物的萌狗狗却在咀嚼了两下之后,口吐白沫的翻到在地,“呜呜呜”的叫了起来。

“卧槽,果然还是有毒啊!”

一边吐槽,张宗铭一边抱起那只小狗,用手在它的腹部抚摸起来。

突然,只见张宗铭手上一阵绿色光华闪过,那只小狗立刻恢复了正常。

恢复过来的小狗被张宗铭重新放到地上,它盯着垃圾桶打了个寒颤,随即头也不回的逃向远方。

“本狗狗再也不来这里吃饭了!”

如果它有心理活动,一定会这样想。

拾起放在地上的餐盘,张宗铭正准备回去洗碗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谁啊?”

“我是李伯。”

“原来是李伯啊,我这就来开门。”

“不用开门啦,我在门口说就行了。”

这李伯是张宗铭的邻居,平日里两家关系还不错,这李伯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好人,而张宗铭也偶尔会他帮一些小忙。不过自从李伯邀请张宗铭去他家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邀请过第二次。

“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现在村里大家都在传,说你惹到了咱们村长的儿子了,他正准备带人来教训你!”

“好的,我现在知道了李伯。”

“小铭啊,我知道你很能打,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找了他表哥帮忙,而他表哥这回还带着他们村里五个最能打的人,并且他们这回出村可是要去红叶城求仙问道的,指不定成为仙人呢!照我说啊,你要不然先出去避避风头吧。等过几天他的气消了再回来,然后好生认个错就是了,而且说不定到时候他表哥也已经走了。”

“我会考虑的,谢谢李伯啊。”

听到这个照理来说会吓到正常人的消息,张宗铭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所以也没准备把这件事告诉白安凡。

而此时,在村子的另一头,一位红袍男子与一位铠甲男子正带着五名魁梧的壮汉往张宗铭所在的院子走来。在那五名魁梧壮汉的身后,还跟着一名佝偻着身躯的猥琐男子,正是那王大宝。

先前,王大宝没有回自己家,反而径直来到了村长儿子,也就是那红袍男子的住所,将他与张宗铭之间发生的冲突,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顺带把白安凡也编了进去。

“那两个外乡人,一个刚来,一个才在这儿住了三年,竟然敢不买我的面子!”

在听完王大宝的描述后,红袍男子没有立刻全信,却也有了自己的判断。他立刻找到在村里做客的表哥,叫他带上手下那五人,陪自己去找张宗铭的茬。

当然,他自己肯定不会知道他此行其实并不是去找茬,而是去找死的。

至于红袍男子去找张宗铭茬的消息为何传得如此迅速,自然只能是因为有人刻意散播。

而那个人,正是红袍男子自己!

红袍男子要的就是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而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更会让他觉得自己很有面子。

说起来这个面子,那可是这红袍男子的命根儿。

红袍男子还小时候的时候,曾跟过某位叔叔一同巡游。

而那次巡游的经历,给红袍男子当世年幼的心中留下了一道永远无法磨灭的烙印。

那一次的巡游,红袍男子记得光是开道,便用了整整十六个铁骑!然后他们的所过之处,每个人都会向他那个叔叔行礼致敬,连带着在叔叔旁边的他也尝到了荣耀的滋味。

当然,光这点事情还是无法再红袍男子心中留着烙印的。可同样是在那次巡游的路上,他们巡游的必经之路上居然出现了两位法力高强的仙人。好巧不巧,那两位仙人竟是在斗法!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地点
成都银屑病医院地点
保定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广州治疗阳痿方法
厦门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