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人物叶诗文徐嘉余身后的伟人肿瘤术后硬撑执

发布时间:2020-02-14 19:05:23

人物|叶诗文徐嘉余身后的伟人 肿瘤术后硬撑执教

8月27日,徐国义在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开幕式上作为教练代表宣誓。新华社 资料图   游泳池边,47岁的徐国义掐着秒表,跟着队员划水的频率来回走着,时而喊出一个训练口令,时而俯身拆解技术细节。这池碧水见证这些动作,已有23年。

蝶泳名将吴鹏、“金满贯”得主叶诗文、仰泳世锦赛冠军徐嘉余、“希望之星”李朱濠……一个个游泳明星,就这样在徐国义的指导下登上冠军领奖台。人们因此称呼他“金牌教练”。

时光流转,徐国义已然记不清多少次目送弟子摘金。直到天津全运会,他第一次牵着弟子的手登上领奖台,将金牌含在嘴里的那一刻,他笑了:“金牌是甜的”。

一句“甜的”,藏着多少苦痛与付出,恐怕只有徐国义最清楚,但他始终无怨无悔、甘之如饴,“游泳几乎占了我生命的全部,我喜欢这个事业,这辈子是离不开泳池了。”

“带运动员第一是育人”

徐国义平时不爱摆弄,除了接打,偶尔发发信息。不过,有一个群却时刻牵动他的心,这个群叫“大家庭”,里面是他的二十几个“孩子”。

作为中国泳坛的“金牌夫妻档”,徐国义、楼霞夫妇配合默契、分工明确。每次招生,楼霞从基层挑选出有潜力的好苗子,打好基础后,继而转交到在国家队任教的徐国义手中,从更高技术层面进行指导、训练和提升。

当年,叶诗文这块“璞玉”,就是被楼霞一眼看中领进门的。徐国义在她身上倾注了无数心血,培养出第一位奥运冠军弟子。

叶诗文永远忘不了,徐教练每天10多个小时守在训练馆,她在水里游,教练在池边飞奔,等训练完,教练总会反复叮咛,“开空调,一定注意别感冒……”

“徐指导就是我们在游泳队的爸爸”——不只是叶诗文,徐国义带过的每一个弟子都有这样的感觉。从他们十来岁进队,徐国义就像“监护人”一样,大到待人接物,小到吃饭睡觉,什么都操心。

徐嘉余刚进队时,一度挺害怕,“教练的气场太强了”。对训练的较真,让徐国义有着“严父”一面。不过,徐国义从不板着脸说教,也不会大声责骂,而是耐心讲道理,“队员表现不好时,我允许他们犯错,但不允许两次跌倒同一条河里”。

“努力的人才能成为天才,我会全力以赴帮助他们实现梦想。”徐国义夫妇至今没有要孩子,把组里的队员视为孩子,在教育和管理上言传身教,让他们学会勤奋、学会自律、学会诚信。

“优秀的人太多了,我们一定要做卓越的人,人品也好,成绩也好,都要争取做到最好。”

孩子们的每一次进步,都让徐国义感到自豪,但他只会“嘴硬”地稍加赞扬。

“先学会做人其后做事,即便当上世界冠军,也要有礼貌,要知道感恩。他们出名后,更要把心放回泳池里。”徐嘉余近几年成了媒体宠儿,却始终谦逊平和,正是徐国义给他打下的“烙印”。

“训练之外多读书、多学习,全方位培养自己。”徐国义钟爱游泳,却不会把弟子们“困”在泳池。叶诗文在他的鼓励下,进入清华大学读本科。

“边训练边学习是件非常磨炼人的事情,我会一直陪着她。”经历发育期、脚踝受伤的波折,曾经站在巅峰的叶诗文如今状态下滑,但徐国义从未放弃希望,鼓励她迈过这道坎儿,“只要她一天不离开泳池,我们就会共同去努力。”

教练的默默付出,队员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间。“组里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念想,用最好的成绩去回报徐指导。”

李朱濠说,在群里大家会直呼“爸爸”“妈妈”。徐国义夫妇过生日时,无论退役离队远离家乡,还是在队里训练的“孩子”都会拿出照片写满祝福语,制作成照片墙。

“没有徐教练,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每每提起师徒之间的这份亲情,徐嘉余总忍不住感慨,这是比金牌更宝贵的东西。

看着从小带大的得意门生一步步成长,徐国义感到非常欣慰,“带运动员第一是育人,对他们的人生负责,要对得起教练这个称谓。”

“我敢说,4年后在东京,他们中肯定有人能够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徐国义的话语铿锵有力。病后义无反顾地回归教练岗位,在他心底始终充满一股激情。

“趁我身体还能承受的时候,我得多做些事情,用实际行动告诉弟子们,我都能如此快乐地享受着游泳,对未来充满信心,他们就更没理由放弃努力。”

游泳与学生,几乎构成徐国义生命的全部,经他潜心培养的一个个新星,为中国泳坛注入源源不竭的活力。

但对于家庭徐国义却亏欠很多,他和楼霞是“裸婚”,长年把家安在队里,甚至没时间出门旅游。

有人劝他别这么投入,趁年轻享受生活,而他这么回答:“只要一天还在干游泳,就永远不会停止,永远有下一个目标,永远从零开始。”

赤诚的热爱、坚定的信念,足以产生强大的力量。随着徐嘉余、李朱濠等人逐渐迈入顶级选手之列,中国男子游泳愈发拥有与欧美强国叫板的希望。

“正是有了徐国义这样的好教练坚守在一线,时刻激励着我们每一位运动员不断拼搏,也让很多父母和好苗子看到了希望,选择了游泳。”游泳名将孙杨感慨。

如今的徐国义身体恢复不错,依然“两点一线”泡在训练馆,一顶棒球帽遮住了头上长长的手术刀疤。

“有这么一大帮队员在,你还有能力做事,为什么要躺在床上?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不要干体育。”

在徐国义眼里,干自己喜欢的、有意义的事情,就是人生最大的快乐。

“明年亚运会,后年世锦赛,最重要的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我还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到他们站上奥运领奖台的那一刻。”

望向泳池里的弟子们,徐国义掐着秒表,洪亮地高喊了一声“预备”——对着自己,也向着未来。

保定市第一医院
长春看银屑病啥医院最有效
成都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九江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大同治疗癫痫病医院如何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