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偷天炼鼎 第69节 搜器刮宝,跃品换装(中)

发布时间:2019-09-12 11:53:45

偷天炼鼎 第69节 搜器刮宝,跃品换装(中)

那洞天听上去,倒有些像玄冰宝地?

天生灵根还有这等妙用?

这世上真的有冰卵矿脉?

只怕一枚冰晶卵,就足以掀起两寒战争?

难道甬道的彼端,就在法艾维艾斯峰?

铁松客心中一个个疑问闪过……

“师父?”沈成忍不住问道:“大师兄说史上乾阳殿曾与温德联手,一共出动了五位王者,合力下那甬道探险,却没有一人能返回,是不是真的?”

铁松客停步坐下,轻笑道:“师父是怕你师兄们去猎奇,才要那样说的。”

铁松客便讲起了冰祖遗庙的传说……

---------

根据温德的绝密史料,当时五位王者相互守望,其实最终返上来一位。

那位王者属于乾阳殿,同时还是位器道大师。他缀在队伍最后面,却最先发现有阵法发出的波动。

但是没等他提醒,前面四人已经不见,传声法器也失去联系。他大吃一惊,赶紧原路攀回报信。

按他的分析,甬道内可能有一座上古传送阵。

上古传送阵?

传向何处秘境?

这一来,无论是西寒国,还是乾阳殿,都是心痒难当。

只可惜等来等去,也等不回四位王者。他们就有如人间蒸发,从此再无音讯。

另外派人下去?

西寒国却下不了这决心:王者都有去无回,难道要国尊亲自涉险?

要知道,国尊可是身负国运的!

当时再往前追溯近千年,西寒曾经遭受魔头荼毒。时任冰蚕尊者与魔头鏖战了半个西寒,一直追到永冰山才击毙魔头。可惜自己也不治而薨,落了个同归于尽。其后西寒动乱百年,国力被东寒渐渐超越......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因此无论甬道的诱惑有多大,国尊都不可能亲自涉险。

西寒自己无力再探,也拒绝乾阳殿继续插手,生怕古阵彼端有什么好处,会被乾阳殿得走……

其后,西寒将此事捂下,等待有朝一日、时机成熟时再探。又特意放出流言,说遗庙有魔气作怪,为的是吓退不知情的百姓。

随着西寒的国力日暮西山,所谓的“时机成熟”愈行愈远,但是在一代代高层的心中,从不曾放下过此案。

另外,总有一些世家大族、高位修者知道内幕,便心存侥幸,时不时派出队伍下洞探险。

多少年来,也不知搭上了多少修者,古阵彼端仍然是个谜。甬道通往何方众说纷纭,神秘恐怖的程度,比起永冰山深处也未遑多让。

不成想,神秘绝伦的祭坛甬道,今日却从两个少年口中,揭开了大半面纱!

---------

“师父,”沈成听完秘史,问道:“这世上真有传送法阵么?”他以前听铁松客提过,器道有个传说:上古时,器修可以架设传送阵法,能在遥远两地间传送人与物。

铁松客道:“听说金顶山、乍破湖等圣地,历史源远,底蕴流长,都存有古传送阵,只不过启用法门都失传了。包括咱们点晶门,也有一座残阵。”

沈成顿时好奇起来,心想:将来一定要去点晶门好好研究下。

“那古传送阵的彼端,”铁松客又道:“倒与玄冰宝地有些像。”

“玄冰宝地?”沈成大奇。他知道,玄冰宝地指的是高阶冰脉,在没挖光时,地穴中充斥着冰属精华,是事半功倍的修炼宝地。

“不错。”铁松客在地上边比画、边解释:低阶冰脉的品质不纯,脉络没什么规律。高阶冰脉则不同,会由中心向六个方向延伸。冰脉挖空后,地穴便呈六脉雪花形。

“原来如此!”沈成道:“那洞天的布局,确实是六脉雪花形,比蜘蛛更为贴切。”

“但是,”铁松客分析道:“那洞天中有幻阵迷人,又有冰灾灭敌,不像是天然冰脉,倒像是有主的禁地。”

“是极,”沈成道:“徒儿也这样想。我们莫名其妙地晕倒、又被送回地面,很可能是洞天主人所为。”

“那倒未必。”铁松客道:“为师有个猜测,两座祭坛有可能互为起始。你们触发了第二座祭坛,正好被传送回起点。”

沈成点点头,这说法倒也讲得通。

“而且无数人永远沉沦在那里,”铁松客捋捋长须,道:“如果主人尚在,为何偏要放过你们?”

“要是没有主人,只是阵法在自动歼敌,为何我俩能平安度过?”沈成道:“而王者却会永远沉沦?”

铁松客叹道:“自然是被落冰砸了个灰飞烟灭,根本就支撑不到第二座祭坛!”

沈成将信将疑,笑道:“那是他们没有师父的宝贝,也不清楚只要能避去寒气,那天冰术并不算难挡。”

--------

铁松客也笑道:“俺这木簪,几时有避寒功效了?”

沈成与金昆面面相觑:如果木簪没有避寒功效,二人凭什么化险为夷?

“至于那道湮骨冰束,”铁松客扶扶发髻,激发出冰盾,问道:“成儿,你认为是与这冰盾刚好抵消?”

“徒儿也有点费解,”沈成道:“按理说,如果刚好相抵,湮骨冰束应该变得极细才对。”

“不止于此,”铁松客沉声道:“要是两道法术旗逢对手,冰盾应该能支持数息,绝不至于一触即溃。”

“师父的意思是……那道湮骨冰束,其实要强得多?”沈成已明白了铁松客所指:这木簪是极等王器,那么……

铁松客目光灼灼:“法术虽然划有品阶,但实际的阶位,却因施法者而异。那道湮骨冰束,既然能轻易破掉俺的木簪,显而易见,已经不能算是王阶法术了,而是一道冰怒神矛!”

“尊阶的冰术?!”沈成问。

铁松客点点头

,又道:“再比如你口中的天冰术,如果由至尊施展,就应当称之为末日冰暴。尊阶禁咒当头,自然不是王者能抵挡的!”

“冰怒神矛?末日冰暴?”沈成喃喃道。尊阶法术太过高远,他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两个名字。

隔离阵内变得落针可闻。

师徒俩沉吟起来,包括金昆,都觉得匪夷所思:那道冰束如果是冰怒神矛,沈成却毫发未伤,该怎么解释?

还有,木簪不能避寒,那么驱退奇寒、克制末日冰暴的虚盾,又从何而来?

尤其是,沈成二下甬道时,为什么古传送阵不起作用了?

为什么老年人夜尿增多?
新生儿黄疸好不好治疗
薏芽健脾凝胶
腹泻严重拉水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